柒玖

懒懒懒懒懒——

桃花说他有一个大秘密

拔旗的结果
第一次发文,私设oocbug多多请见谅
全员亲情向
小学生文笔
无大纲,无存稿,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更新不定
原创男(?)审
嘛,反正不会有人的所以无所谓啦
有姬友一起填坑所以大概可能也许会写完
——————————————————————
二.
        阳光渐渐的从枝梢落下了,阳光也变得没那么灼人。
        本丸内,热的恨不得整只狐都趴在地板上的狐之助正生气地用一只前脚掌拍打地面,费力地仰着头嗷嗷叫:“太过分了,鹤丸殿下!怎么能对审神者大人如此失礼!而且你也看见了,当时在场的粟田口派的殿下们都没有像您一样动手动脚...”
        围观的鲶尾一听这话,咧着嘴朝骨喰身后缩了缩。
        鹤丸盘着腿坐在狐之助对面,一边点头,一边稀奇地捏着叶子上看下看,不过倒是没有在往嘴里塞的想法了。“是,是。我那不是没想到那个就是新来的主上吗?哦,对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鹤丸收起了手里的绿叶,拍了拍跪坐在一旁的光忠,“说起来,主上他怎么样了?”
        帅气的男人听见鹤丸的问题后,面部有点僵硬。他组织了一下语言,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比较合适。难道他要直白地说主上他因为头发缺了一块,所以正捂着头蹲在在房间角落里痛哭流涕吗?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尊敬主上?

        当时,枝斜在本丸的樱花树下和本丸签订了契约之后,体内的灵力突然暴增,然后瞬间冲出体外,充盈了整个本丸。在释放出大量灵力之后,枝斜体内刚刚出现的灵力枯竭了,随即他的意思也陷入了昏沉。
        沉浸在体内充满了灵力的幸福感之中的狐之助突然清醒,睁眼就看见枝斜摇摇晃晃的快摔倒在地上了。它情急之下猛地扑向前,垫在了他认为的枝斜会摔倒在的地面上。
        狐之助紧紧地闭着眼睛,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预想中的重量和疼痛。它悄悄地睁开一只眼睛,却看见自己千挑万选捡到的审神者正在变成一颗树。枝斜的双腿已经化成树干,木化正由下而上越来越快。狐之助已经懵了,他的记忆里对这种审神者一下变了物种的特殊情况没有任何已知的应对措施。急得团团转的狐之助追了一会儿自己的尾巴,突然想起来,邻居本丸的审神者似乎也是一棵植物。虽说是邻居,但两个本丸一个在山脚一个在山腰,距离太远,所以以前也没有联系过。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厚着脸皮去问问看了。狐之助站起身,抖抖毛,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头发正在变长变绿的枝斜,撒丫子开始往本丸外跑去。
        跌跌撞撞地顺着隔壁本丸的同行悄悄告诉它的小路跑上山,狐之助气喘吁吁地看见了前方不远处的目的地。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冲刺,却在距离大门三米远的地方撞上了看不见的结界。可怜的狐之助猛地撞上了看不见的障碍上,被反弹了回去,摔在地上滚了几圈。狐之助在地上甩了甩脑袋,爬了起来,眼泪汪汪的有种想向上天控诉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的欲望。它叹了口气,放弃了向隔壁老妖精求助的想法,决定回去等审神者清醒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走了几步狐之助突然停下脚步,算了算时间,本丸里的那群刀剑男士应该已经清醒了。想起本丸里那位鹤丸国永殿下,狐之助猛得开始向本丸的方向冲了过去。
        结果还是没有赶上。
        晕倒在鹤丸脚边的狐之助醒了之后一阵无奈,好像他整个狐生在找到了这个审神者之后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被强行扯掉了一片叶子的枝斜在疼痛的刺激下终于变回了人形。来不及感慨自己物种的改变,也来不及纠结自己变成原谅色的头发。枝斜颤抖着手摸上了自己的头,在头顶最中央本来应该是长满了头发的地方出现了一块斑秃。
        “我...”枝斜对着那个斑秃摸了好几遍,抬头盯着鹤丸手里举着的那片叶子,眼眶慢慢变红了,“我的头发...”
        鹤丸捏着手里的叶子,收也不是放也不是。眼看着面前的少年眼睛里的眼泪仿佛就要夺眶而出,鹤丸有些不知所措:“哎哎哎,别哭啊主上,这个,”他挥了挥手里的嫩叶,“要不我还给你?”
        枝斜听了,扁嘴,忍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了,弯腰从鹤丸的手臂底下钻过去,冲进了本丸的房子里。

        正在房间里捂着头顶斑秃种蘑菇的新出炉的审神者枝斜,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选错了打开方式。

枝斜:QAQ

————————————————————
本来还没有想起继续写,结果姬友说她今天就可以把文撸出来。我:???明明比我晚写结果第二章居然会比我早发出来?!太没面子了所以决定先填一章再说。→ @柒弦

樱花说他有个大秘密

拔旗拔旗
第一次发文,私设oocbug多多请见谅
刀剑乱舞同人
全员亲情向
小学生文笔
无大纲,无存稿,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更新不定
原创男(?)审
嘛,反正不会有人的所以无所谓啦
——————————————————————

        这是一个非常寂静的本丸。
        没有灵力的刀剑男士们,统统自愿回到本体沉睡,带着对上一任审神者的怀念和对继任者的几分期待,和整个随着刀剑沉睡静止了的本丸,安静地等待着。
        前任审神者对刀剑男士的态度公平而疏离,离任时的告别工作也做得非常完美。刀剑们并没有什么不甘或不满之类的负面情绪。唯一不太如人意的就是,这个本丸四花级以上的刀剑只有鹤丸国永一振,他和小狐丸还是时之政府在本丸刚建立时作为补贴发放的。本丸内刀剑的练度也不高,毕竟前任审神者的任职时间不长就因为现世的事情辞职了。不过这样和平的本丸还是有不少的审神者乐意接手。
        “那怎么轮的上我呢?”枝斜将怀中的狐之助抱起来,举到与额头齐平的位置,边走边对着脸上有奇怪花纹的大脸狐狸眨眨眼,“我又不是得到正式认证的那种审神者,只是你找到的而已。要说的话...算是临时工?”
        狐之助恋恋不舍地盯着自己刚才窝着的地方,后腿轻轻蹬了蹬,确定枝斜没有收回动作的打算,这才撇撇自己的尖吻,小鼻子动动,反驳道:“才不是临时工!吾辈可是专属于这家本丸的狐之助啊。您有足够强大的灵力,只要在与本丸确定契约后再向政府通报一下...”狐之助的声音越来越小,它不安地又蹬蹬后腿。
        “可是不合规矩不是吗?”枝斜停下脚步,将狐之助抱回怀里,揉了揉不安分的狐狸耳朵,“要不还是先去向时之政府提交任职申请吧?听你这么说了之后,我对你所处的本丸很有好感,只要得到正式任命——”
        “不可以!”狐之助打断了枝斜的话。在枝斜惊讶的目光中,狐之助跳到地上,在他脚前将头低下,几乎要埋到土里去。
        “打断了您的话非常抱歉。可是,这间本丸已经不在政府的名单内了。”

        仿佛有谁推了一把,烛台切光忠从沉睡中突然醒来,有点蒙。在平时他绝不会放任自己做出这样不帅气的行为,但此时的情况着实有些特殊。一股温和却庞大的灵力席卷了整个本丸,就像高压水枪一样,将徘徊在此处的死寂全部冲走,原本因为刀剑们全部沉睡而静止的时间开始流动,沉睡的刀剑男士们纷纷苏醒...不,比起“苏醒”,更像是被一掌推出黑暗。那股灵力太多太实,即使非常柔和,也让各位刀剑们吃的有点撑。
        烛台切光忠在回过神后迅速的整理了自身妆容,出门想拜见新的审神者。虽然没有被召见,但主动去拜见新主是必须的不是吗?
        然而所有有这样想法的刀剑都失望了。他们找遍了本丸的各个角落,都没有发现所谓的“新主”的影子。
        “啊,这里多了棵树苗。”乱藤四郎纸折樱花树下的一棵树苗,“叶子好可爱!”
        本丸中心巨大的樱花树在灵力的冲洗下重新长出了花苞,阳光透过枝丫撒在樱花树旁幼小植物的嫩叶上,显出通透的绿来。
        藤四郎家的小短刀们纷纷围了上去,对这颗陌生的植物,束手束脚的想碰又不敢上手,只得在树苗周围团团转。
        鲶尾藤四郎也混在小短刀们中间,他盯着微微抖动的树苗枝头的叶片,双眼发光:“看起来好像在闪光啊...”他慢慢伸手,“应该只是普通的植物...?”
        “哦!看起来很好吃啊!”突然,鹤丸国永从樱花树上跳下,飞起的衣袂从鲶尾的鼻尖扫过,吓得他后退几步,差点坐在后面的骨喰藤四郎身上。
        那颗陌生的幼年期植物抖的更厉害了。
        烛台切在外围有些疑惑:现在并没有什么风啊...他越想越觉得疑惑,决定阻止鹤丸的动作。可他还没开口,一旁一个熟悉的毛团就滚的过来。
       “鹤...鹤丸殿下!请住手!”狐之助跌跌撞撞地跑近,中途因为跑得太急还摔了一跤,滚了几圈,带着几片草叶和满身泥土的丑狐狸滚到了鹤丸脚边。它甩了甩脑袋,顾不得满头的星星,背对着鹤丸的方向,闭眼大喊:“那是新的审神者的阁下,请不要...”话还没说完,脏兮兮的泥狐狸还是敌不过头上绕圈的星星,身体晃了晃,头着地晕倒了。
        “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鹤丸手里捏着一片嫩叶,看着抖抖嗦嗦散发着悲伤的树苗,咽了口唾沫。

枝斜:mmp:)

→→→→→→→→→
前段时间立了一个flag,说是出了爷爷就写全员亲情向,然后没几天,小狮子就捞回了爷爷。然后就有了这篇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嘛,尽量写吧。很担心会坑,因为懒得打字_(:з)∠)_手写倒是快啦...

啊...明明是自己立的flag...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去了。懒癌这个东西,一定是自家明老板传染给我的没错!

自己立的flag...
恭喜爷爷来到我家本丸◝(⑅•ᴗ•⑅)◜..°♡
自娱自乐
顺便,这里好像很适合写随笔( ´▽` )ノ